当前位置:首页 >> 风雅秦淮 >>

可怜一片桃花土
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冒辟疆追忆亡妾董小宛写了一部《影梅庵忆语》

  

    《忆语》是一部出自真情的记实之作,冒辟疆开始就说“不能自传其爱,何有于饰”,决不掩饰,如实写来,为了“姬死无恨,余生无恨”。小宛伴冒九载,28岁病亡,死后葬影梅庵中,实有其地。《忆语》是小宛死后冒辟疆在“冥痛沉思”中的悼亡之作,也可以说是他的一部心灵史、忏悔录。从《忆语》中我们看到一个青楼女子到豪门小妾的生活经历,她的血和泪,封建伦理道德对人性的扭曲和扼杀,一个年轻美丽生命的被摧残、被毁灭。

    冒辟疆是复社四公子之一,称为“东海秀影”,既是贵公子又是美男子。但他不是一个情种,对倾心相恋的“声色甲天下”的陈圆圆,因家事而负约,致圆圆被田皇亲买去,他竟坦然说出“负一女子无憾”的绝情话来。董小宛对他更痴情,在病中偶遇,便一心相随,从苏州同船到镇江,冒公子要把她抛下,她对长江发誓∶“妾此身如江水东下,断不复还吴门。”冒无奈,约秋闱后南京再会。小宛从此洗净铅华,闭门谢客,在赶往南京赴约途中,江上遇盗,断炊三日,死里逃生。南京重逢后,缠绵几夕,冒再次抛她而去。她又乘船追到仪征,痛哭相随,船到如皋郊外,冒公子“铁面冷心,与姬诀别”,独自上岸回家了。她回到苏州,“不脱去时衣”,严寒的冬天仍穿着与冒分别时的秋衫。眼看要冻死,朋友看不过去,充当黄衫客,出资相助;文坛宗主钱谦益也亲至吴门鼎力成全,替小宛还清欠债,送归如皋。董小宛的痴心是少有的,舍死忘生地追求,相信能感动冒公子,吐尽“万斛心血”来灌注爱情之花,问题的症结就在于她要脱离青楼成为良家妇女。她和同为“秦淮八艳”的姐妹柳如是性格不同,柳是向封建道德规范挑战的叛逆,小宛则把自己塑造成为遵守这种道德规范的楷模,按照“三从”、“四德”的标准进行改造,变成豪门贵族的孝妇贤妻。

    通过《忆语》,我们今天能看到豪门贵族中一个小妾的真实生活图景:而姬之侍左右,服劳承旨,较婢妇有加无已。烹茗剥果,必手进。 开眉解意,爬背喻痒。当大寒暑,折胶铄金时,必供立坐隅,强之坐饮食,旋即杦役,必拱立如初。让我们再看看两次逃难、三侍危疾中的小宛是如何的“贤德”!第一次逃难是南明宏光时,逃高杰的乱兵,江上遇盗,强盗在后面追赶,黑夜里逃进竹林,冒公子一手扶老母,一手拉妻子,对抛在后面的小宛不管不顾,只喊了一声∶你自己跟上来,我顾不了你。小宛死里逃生追到冒公子时,毫无怨言,还说∶大难时,应先照顾老母和夫人,妾死在竹林中也是无憾的。第二次逃难是清兵南下,逃到海盐,在往山中躲避时,冒公子又要把小宛抛下,竟又说出绝情的话来∶“与其临难舍子,不若先为之地。”要把她留给好友陈则梁。小宛还是逆来顺受,绝对服从∶“君堂上膝下,有百倍重于我者。”由于冒的双亲不忍,才“复携之去”。

    冒辟疆在五年间生过三次重病,都是小宛日夜操劳侍候。《忆语》对小宛侍疾有生动感人的描写:姬仅卷一破席,横陈榻边,寒则拥抱,热则披拂,痛则抚摩。汤药手口交进,下至粪秽,皆接以目鼻,细察色味,以为忧喜。余病失常性,时发暴怒,诟啐三至,色不少忤。每见姬星靥如腊, 弱骨如柴。姬当大火烁金时,不挥汗,不驱蚊,昼夜坐药炉旁,密伺余于枕边足畔……冒公子病愈后不久,竟买了一个“举止娟好、肌理如霞”的少女吴扣扣。小宛知道他要纳为小妾,忍着内心的痛苦,强装笑颜说∶“是儿可念,君他日香奁中物也。”果然,就在小宛病重期间,冒公子和扣扣在艳月楼里正度着蜜月。小宛在新人的欢笑声中凄惨死去,留下一个“玉碎珠销,断魂千古”的故事。

    在明末清初改朝换代的大变局中,冒辟疆既未抗清也未降清,隐退不仕,拒绝新朝“博学鸿儒科”的选召,保住了晚节。

    如皋遗存的冒氏水绘园,已非旧貌,是清代建筑,是在小宛去世后才购置的,园内没有留下小宛的芳迹。影梅庵的遗址,无处寻觅。《同人集·吴园次影梅庵题咏》诗云∶“可怜一片桃花土,先筑鸳鸯几尺坟”,影梅庵实有其地,是一代佳丽的埋香处。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