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风雅秦淮 >>

天生桥原本有两座


两岸石壁上的洞孔,据说正好有72个,和朱元璋脸上的麻子一样多

 

由南岸看天生桥  

 

    溧水县城西面,有“小三峡”美誉的胭脂河上,一座凌空飞架的天生桥,吸引了众多游客。其实,当年朱元璋下令开挖胭脂河时,开河者原本留下了两座“天生桥”呢。

    开挖胭脂河,让运粮船可以直达南京

    从宁高高速公路溧水古塘互通下来,向西行驶约2公里,便到了天生桥风景区大门前。如果不想看其他风景,进大门后,可以直接向西,走上五六分钟,来到胭脂河边,找个安全又方便的地方,休憩赏玩。如果想感受胭脂河的悬崖绝壁和天生桥的凌空飞架,品评“小三峡”和“长虹卧波”,那就要坐船了。

    600多年前,朱元璋定都南京后,为了维持朝廷运转,需要调集江南各地的粮草进京。两浙地区是著名的鱼米之乡,成为京都附近重要的粮食供应基地。当时主要是靠水运,到南京有两条线路:一条是沿长江溯流而上运到南京,这条线路不仅路途遥远,而且因长江时有大风大浪,翻船事故经常发生。另一条是由浙河运到丹阳后,再转经陆路用车运往南京,费工费时。于是,朱元璋一道圣旨下来,命令曾负责明孝陵工程的崇山侯李新“疏漕运河,以通于浙”。

    李新不愧是做工程的。他接受任务后,来到秦淮河上游的溧水地区,仔细察看了当地的山川布局和地势地貌,发现秦淮河的源头与烟波浩渺的石臼湖很近,只隔了一座几十米高的大石岗。只要开挖一条运河把这里打通,两浙来的粮船从太湖进入濑溪河(古代又叫中江、胥河、濑水),经现在东坝进入固城湖,再经过石臼湖到溧水洪蓝埠,最后再通过这条新开挖的运河,就可以直达南京了。

   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那个年代要挖破山体开凿运河,是没有机械化施工的,爆破技术也不发达,只能用铁钎在岩石上先凿出裂缝,然后将浸透了油的麻绳嵌入裂缝中,点火焚烧。等岩石被烧到一定程度时,再用冷水浇在上面,利用热胀冷缩的原理,使裂缝扩大,再用钢钎撬开岩石,搬运出去。这条河底宽10多米、深30多米,要从这样的深处把重达十余吨的石块一一运出,难度可想而知。难怪县志上记载,“当年役死者万人”。

    这条运河,因“焚石凿河,石皆赤,故名胭脂河”。胭脂河开挖成功,对朱元璋稳固江山起到了积极的作用,应该说李新的功劳是很大的。然而,在工程完工后的第二年,李新还是被朱元璋杀了。

    到了明代永乐年间,首都迁往北京,胭脂河运输功能渐渐被废弃了。

    留下两座天生桥,一举三得

    当年,不知是李新还是哪位建筑大师匠心独运,大胆创新,开挖胭脂河时,在河道上“以巨石面留为桥,中凿石孔十余丈,以通舟楫。桥因势而成,故名天生”。在以后的几百年间,这里成为溧水县城向西的唯一陆路通道。

    当年开河时留下的原本是一南一北共两座“天生桥”。这样做,一方面,可以使开河过程中溧水向西的交通不受影响;另一方面,减少了大量的石方工程;同时,又节约了开河后建桥的费用。可谓一举三得。

    只可惜,由于长年风雨侵蚀、车马碾压,加上无人保护,在桥建成100多年后的明嘉靖七年春(1528年),南面的桥崩塌了。幸好有该县的武姓兄弟俩及时花钱对北桥进行了维护,才使得这条通道保存至今,也就是今天人们看到的天生桥。

    现在的天生桥,出于对省级文物的保护需要,桥面上加铺了木头桥。所以,站在桥上,只能看到一片片木板,连栏杆也是木头的,看不到真正的天生桥。站在桥上向南看,前方约200米处,有一座节制闸。它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建造的,用来调节水位,既可以引石臼湖水冲洗秦淮河,又能在汛期石臼湖高水位时进行分洪,减轻石臼湖的防汛压力。而那儿,就是当年开挖胭脂河时留下的另一座“天生桥”的所在地。

    如今,坐船从天生桥下过,只见两岸峭壁蜿蜒似天堑,一条石梁横跨如龙门。仔细看,那石壁上还有许多洞孔,据说一共是72个。那是因为当年开河时,为了赶进度,统治者不顾民工的死活,强迫他们夜以继日地施工,连春节也不休息。民工们为了发泄心中的怨气,就在年三十的晚上,打着火把,用铁钎在石壁上凿了72个洞孔,讽刺朱元璋脸上长了72个麻点。

    近几年,有学者经过研究认为,溧水天生桥是开河凿空岩石而成的,是国内仅有的一座“人工天生桥”。国内其他地区如云南、贵州、广西等地的天生桥,都是和喀斯特地貌有关,是石灰岩受到水的侵蚀塌陷,保留了拱顶部分而成的,就连美国锡德河上的“天生桥”也是这样。如果真是这样,我们更应该好好保护它,让这个“唯一”更长久地留存下去,让子孙后代不仅能看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也能看到人类祖先的杰作。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