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风雅秦淮 >>

金风玉露一相逢


乞巧 

 

    七夕牛郎会织女,和孟姜女、梁山伯与祝英台、白蛇传故事并列,为我国古代的四大传说之一,形成于六朝时期。不过,农历七月初七被作为情人相会的日子,比这还要早。《汉武帝故事》中说,汉武帝5次与西王母相会,都是在七月七日。

    这个西王母,该就是传说中划出银河以分隔牛郎织女的王母娘娘吧?也许是潜意识中,对于自己与情郎的欢会尚难忘怀,她才允许织女与牛郎,在每年的七夕相会。

    依汉晋时人所述,神仙们的许多活动,选择在七月七日进行。如《列仙传》所载,陶安公骑赤龙升天、王子乔乘白鹤回乡、王方平乘羽车驾五龙访吴蔡经,都在七月七日。《续齐谐记》则说,这一天,诸仙都要回天宫聚会。

    在晋代,七月七日是晒衣物书籍以防霉蛀的日子。郝隆晒大肚皮、阮咸晒大裤衩子,都在此日。但七月七日与女性的关系更为密切,如乞巧,《荆楚岁时记》说,“是夕,妇人结彩缕,穿七孔针,或以金、银、鍮石为针;陈瓜果于庭中以乞巧,有喜子网于瓜上,以为符应。”乞巧也不仅于女红手工,民间流传“乞巧歌”,“乞手巧,乞貌巧,乞心通,乞颜容,乞我爹娘千百岁,乞我姊妹千万年”,表达了少女美好的祝愿。

    这一天也与美容有关,《韦氏月录》载,“七月七日取乌鸡血,和三月三日桃花末,涂面及遍身,三二日,肌白如玉。此是太平公主法。曾试有效。”又传说“窦后少小头秃,不为家人所齿。过七夕,人皆看织女,独不许后出。乃有神光照室,为后之瑞。”

    此外还有保健,见于《韦氏月录》所引《龙鱼河图》:“七月七日取赤小豆,男吞一七,女吞二七,令人毕岁无病。”还有求子,见《西京杂记》:“七月七日,临百子池,作于阗乐,乐毕,以五色缕相羁,谓之相连爱。”《岁时纪事》中也有“七夕阳俗以蜡做婴儿,浮水中,以为妇人宜子之祥,谓之化生。”据说检验女性贞节的守宫砂,也要在这一天调配。

    主张以七夕作为中国情人节的人,大约是被那些歌咏牛郎织女相会的诗词迷惑了,把这种经年累月的隔河相守,当成了爱情忠贞的象征,而忽略了“一夜短恩情”的残酷现实。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,只能是天上神仙的浪漫,对于人间的凡夫俗子,情何以堪。李商隐《七夕》诗:“鸾扇斜分凤幄开,星桥横过鹊飞回。争将世上无期别,换得年年一度来。”鹊桥相会,只怕是悲酸多于欢乐的吧。所以古人把七月七日的雨,称为“洒泪雨”。

    牛郎织女故事中,男耕女织,是农业经济时代的理想生活模式。然而有情人的被拆散,已牵涉到商品经济的因素。

   《太平御览》引《日纬书》:“牵牛星,荆州呼为河鼓,主关梁。织女星,主瓜果。尝见道书云,牵牛娶织女,取天帝钱二万备礼,久而不还,被驱在营室。”牵牛星在天庭职务卑微而无利可图,娶媳妇还要向天帝借钱,因久久无法归还而受罚。

    故事中天帝的守财奴形象,应该是《世说新语》中某些南朝贵胄的反映。如“好治生”的晋司徒王戎,“园田周遍天下,翁妪二人常以象牙筹昼夜算计家资”。而他的吝啬也是出了名的,女儿出嫁,借了他几万钱,他心里一直不痛快,直到女儿还钱才高兴起来。

    或许觉得这描写于天帝有不恭之嫌吧,南朝梁殷芸的《小说》中,就做了改变:“天河之东有织女,天帝之子也。年年机杼劳役,织成云锦天衣,容貌不暇整。帝怜其独处,许嫁河西牵牛郎。嫁后遂废织纴。天帝怒,责令归河东,但使一年一度相会。”天帝的形象在这里有了些人情味。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